top of page

有間印刷廠在經營學習型組織

當眼界從一己轉移到利他,才是組織的開始

傳承是現在各行各業都在討論的議題,尤其從第三次工業革命到現在AI新芽初現,很有可能是下一次智慧革命的引線,意味著整個經濟體也在面臨一個轉型的契機。再說今年爆發式熱度成長的ESG議題,多數人只見到其中淨零碳排的區塊,事實上ESG涵蓋環境、社會以及經營治理上的永續發展,一個能實現永續環境的組織本身需能永續經營,換句話說ESG也是環繞在永續傳承的議題上。


傳承只是永續的日常

比起「傳承」,「永續」更能表達其意涵,「學習型組織」才能具體實現其精神。傳承是「傳」與「承」兩個對等的關係,然而合起來這兩個字在華人的文化中隱含一個上對下的關係,是由前輩將技術或資產轉移給後輩,而非後輩主動去收穫前輩的資糧。在英文中更是直接用passed down來描述傳承,從其中的down字可以更明確地表達出上對下的關係,甚至連中文「承」字的意涵都不存在。因此有理想抱負的後輩會拒絕接受傳承,好似接受了傳承就會永遠只是一個接班人,活在前輩的光輝之下,更難跳脫出偏見的框架。我們很少聽說有前輩不願意傳承,通常是說沒有人要接,這也可想而知了!


從文字的發明以來,人類的知識經過了至少幾三四千年的累積,我們都知道站在巨人肩膀上的眼界有多麼不同,但卻因為文化與偏見的關係,形成人類進步的巨大阻力。筆者大膽地斷言,我們必須拋棄「傳承」二字,轉而思考「永續」的議題。一個永續的組織,難道不需要傳承嗎?並非不需要,而是從永續的角度看來,傳承只是一個必然的過程,而且隨時都在發生,不需特別挑出來成立專案議題來處理。好似民主體制中的選舉制度,你不會每年都提出一個專案討論說今年要不要選舉,而是自然而然在每次的選舉中汰舊換新並成長茁壯。然而如何成為一個永續的組織?淩雲科技這間印刷廠,從創辦初始就不斷嘗試走向「學習型組織」,對於永續這個議題似乎有一些隱約的解答。


學習型組織實現永續的概念

「學習型組織」這個概念從Peter M. Senge的「第五項修煉」而來。五項修煉包含:自我超越、改善心智模式、建立共同願景、團隊學習、系統思考。學習型組織(Learning Organization)是指一個組織具備了不斷學習和適應的能力,以應對快速變化的環境。在這理念下,淩雲希望屏除威權式的強人領導風格,反由各部門主管各司其職,並互通有無,形成共同學習、成長、互助的組織架構。在學習型組織中,人們並非支撐龐大組織機器人的小螺絲釘,並非為了「承」擔特定責任的支架,而是彼此互相連動且有所感知的齒輪關係。每一個人都有不斷學習與成長的義務,同時又深知周圍人事物對整體組織乃至個人的巨大影響,因此會協助周圍的人事物一起激勵成長,在這樣的漩渦式成長環境中,傳承已成為一個假議題,因為每一個人無時無刻都在互相傳與承。事實上,翻轉教育不就是這麼一回事?


學思達

學習型組織的基本就是學習,我們或許不知道或下意識忽略,其實許多人不知道該如何學習,不會學習就學不會,學不會就沒有成就感,就無法成長,同仁無法成長,組織就會逐漸萎縮。坊間不難找到各科各目各行各業的學習寶典,然而最困難的是,知識在哪裡?該如何學會「學習」這件事?卻是個大哉問。淩雲引進在教育界推行成效備受推崇的「學思達」與「翻轉教育」的理念到企業組織中,作為學習型組織養成計畫的重要一環。最早開始運作類似的想法應可追溯到2010年左右,在每個月的月會中請各位同仁準備3~5題的Q&A分享,Q&A的題目與解答可以是工作上的議題,也可以是生活中的各種知識。若能反思生活中習慣的各種「理所當然」,以科學的角度對各種結論保留「懷疑」的空間,那麼隱藏在細節裡的魔鬼就會逐漸被挑出來,個人與組織也會不斷修正創新並成長。


學思達顧名思義「自學」、「思考」、「表達」,將學習拆解為三個層面,使各個層面都可以被關注到。淩雲每個月舉辦一次全廠會議,全公司同仁都共同參與,並在此會議中請一位主持人來為大家主持學思達的練習。每一次的主持人由多位主管輪流擔任,而非總經理決定一切,這就是翻轉教育的開始!學思達活動的目的並非找到某個問題明確的解答,而是要透過某個題目來學習「學習」這檔事,由於活動內容的安排,每一位主持人風格各不相同,除了學員可以有更活潑多變的學習環境外,主持人之間也是在互相交流,透過實際的案例而非死硬文字上的說明或口語上的討論,不斷在學員與主持人兩個角色之間換位思考,螺旋式的成長。學思達演練實行約五年的時間,淩雲嘗試過如讀書會的閱讀活動、化學實驗、印刷體驗、桌遊體驗,還有到咖啡廳移地辦公的體驗。同仁們彼此間的溝通愈來愈順暢而能互助合作,面對問題處理問題的抗壓性也更好,當工作能夠順利,學習能夠自我超越,組織能夠跟著成長,形成良性循環,這不是一種永續的詮釋嗎?淩雲在其中一次學思達的活動,以氰版印刷這種元老級的印刷技術作為主題,氰版印刷顯影的過程須經過曝曬,成品是藍色的,所以又稱作「藍曬」,以前建築業會用這種技法來複製並保存設計圖,所以以前建築類的設計圖又稱為「藍圖」。


桌遊角色融入-學習職業分工與自學表達

在氰版印刷的學思達活動中,我們做了一個巧妙地設計,在活動開始前,分配每一個人不同的職業角色卡,每張職業卡中都有關於氰版印刷非常重要的資訊與步驟,卡牌不能交換看,但是可以透過口述來互相溝通,有點像在學校時每個人負責讀不同章節,再互相分享和教學,但在這次活動中,只要有某一個人的學習或教學不夠正確,就會導致成果失敗或不夠好。

有間印刷廠在經營學習型組織

有間印刷廠在經營學習型組織

氰版印刷調配藥劑

氰版印刷成像的原理主要是利用一種紫外線照射後會變色並定色(無法被水洗掉)的藥劑。

  • A劑:檸檬酸鐵銨加純水比例1:4 (2.5g檸檬酸鐵銨 + 10ml純水)

  • B劑:鐵氰化鉀(赤血鹽)加純水比例1:10 (1g鐵氰化鉀 + 10ml純水)

  • 混合劑:A劑加B劑比例1:1


作業過程中盡量避免在有陽光照射的地方,因為混合劑經紫外線曝曬後就會產生化學反應囉!室內的日光燈下時間不是太長的話影響不大。看起來很簡單,但是因為我們做了角色分配的關係而變得複雜不少:

  • 女巫:要負責藥劑調配與操作流程,他知道要使用哪些藥劑,但卻不知道調配的比例

  • 數學家:負責和數字相關的計算與測量,他知道各種比例,但不知道是哪些藥劑與流程

  • 警長和警察:負責監督操作的細節,警察知道注意事項與容易出錯的地方,如果警察沒有盡到監督的責任,就很有可能流程感覺都對,做出來的東西卻有問題。


學思達在哪裡?

因為每個人手上的資訊不同,而且都只有片段,需要花一些時間看懂這些說明,這就是學思達中「學」的部分,過程中完全沒有老師的指導,須藉由學員彼此之間互相交換所學的資訊,這就是學思達中「達」的部分;大家互相溝通將片段資訊串連出一個正確的作法,則需要透過思考整合,這就是學思達中的「思」了!

有間印刷廠在經營學習型組織

有間印刷廠在經營學習型組織

有間印刷廠在經營學習型組織

紫外線曝曬與顯影

將調配好的藥劑均勻塗抹在紙張上,放乾或吹風機吹乾,再覆蓋上底片,用壓克力板夾緊,就可以拿到太陽底下曝曬囉!

紙張:建議用比較厚的水彩紙,吸水後比較不會起皺

有間印刷廠在經營學習型組織

底片:可以將照片轉成「負片」後,拿到輸出店說要印灰階的「投影膠片」或賽璐珞片。負片就是黑白對調的意思,用photoshop等繪圖軟體都可以輕鬆做出,如果不知道怎麼轉負片的話也可以拿圖檔去請輸出行幫忙轉。也可以去書局買透明投影片回來,用黑色的簽字筆畫喜歡的圖案。

曝曬:曝曬程度影響藍曬的成敗很大,曝曬過度的話會整張圖都變藍色糊掉,曝曬不足則會太淺看不清楚。這次活動是在3月的早上9點左右,曝曬5~15分鐘,因為陽光的強弱以及季節等都會影響紫外線強度,所以最佳的條件還是要自己去試看看。值得留意的是,連擺放的角度(陽光直射還是斜射)都會影響唷!在這次活動中每個人可以做2個版,我們規劃一塊曝曬5分鐘,另一塊曝曬15分鐘,最後可以比較一下差異。

在這個步驟裡,報時者和平民佔著很重要的角色:

報時者:報時者負責掌控各種和時間相關的事情,其中最重要的當然是曝曬時間,不過這只是個障眼法,在角色卡中安排報時者同時是個「內奸」,並且要求報時者必須保密不能讓其他人知道。由報時者幫大家將版拿到戶外去曝曬,並且隨機抽掉幾張底片,使該版失敗。

平民:平民看似完全沒功能,但是在角色卡中告知平民,只有平民知道在你們之中有一個內奸,他會使你們的作品失敗或出錯,平民須暗中察言觀色,最終在台上告訴大家誰是內奸,以及他做了哪些壞勾檔。

有間印刷廠在經營學習型組織

顯影:曝曬完成之後用清水沖洗,有曝曬到的區塊就會變成藍色並定色在紙張上,沒有曝曬到的地方表示藥劑沒有反應,會被水溶解洗掉。若在清水中加入一些漂白水,可以讓顯色的對比度更好。

有間印刷廠在經營學習型組織

晾乾:把紙張晾乾就完成囉!玩過藍曬後,也就能了解為什麼洗照片要叫做「洗」照片了吧!也能明白電影中的攝影玩家為什麼總要把照片夾在繩子上面曬乾。

有間印刷廠在經營學習型組織

有間印刷廠在經營學習型組織

有間印刷廠在經營學習型組織

天亮了!審判!

最後主持人公佈說有內奸在我們之中,大家都很驚訝(表示內奸藏的很好XD),平民雖然一開始就在觀察,但也不是每一個平民都正確抓到內奸。不過破壞作品並不是目的,由於小組討論時間是在公佈有內奸之前,有明顯的失敗與成功的差異,才更有討論的空間,這可以促使大家思考討論可能影響作業品質好壞的各種原因。成品晾乾後保存在相框裡面,就是個很好的紀念品囉!很有「時間的味道」呢!


11 次查看0 則留言

コメント


bottom of page